韩k联赛直播-TBC怀旧服:自从宣布公会团活动解散以后……

韩k联赛直播-TBC怀旧服:自从宣布公会团活动解散以后……

来源:NGA – 奈何明月照沟渠怀旧服开放第一天开始玩,拉了一些各节点的朋友,MC开荒招募了一些野人,从MC第二周开始固定团踏上征途一路走来,固定团队进度始终排在服务器前三,自从有了wcl一直到naxx都是通关评价服务器第一,但我们始终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团队,人员闭塞,不在世界频道冒泡,不开野团,偶尔有一些团队成员拉一些朋友或经介绍慕名而来的朋友。大家在彼此依赖的默契和环境中成就自己的怀旧服体验。我作为公会创始人,召集者,唯一团长和副本指挥,怀旧服一路,用少量的可支配收入填补了10年前一个孩子对于魔兽世界游戏未涉猎领域的遗憾和空白,包括风剑、甲虫、橙杖等等,同样的也获得了公会上下一路同行伙伴们的认可和尊敬,我也乐在其中,不能自拔。毫无疑问,每周固定的活动和大小事务占用了我绝大部分业余时间,35岁的我没有相亲,没有结婚生子,没有同龄人该有的生活,社交应酬变为了蜗居,在虚拟世界里极力寻找成就来掩盖我这个年纪的中年男人该做而没做的恐惧及挫败感。2022年6月2日 端午节假期的第一天,副本进度更新,沉浸在前一个CD出橙弓的喜悦的我们,按往常惯例集合活动,在24=1的情形下,一些毫无意义的琐事成为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在公会频道打出活动取消,解散之后,退了YY和游戏,退了微信群,对着电脑屏幕发呆了近一小时,期间有很多人微信联系我,大致分为询问缘由,为什么说退就退;简单安抚,对我的压力表示体量;冷嘲热讽,埋怨我冲动没有担当之类。至于为什么让我做出如此决定,我没有描述当时的缘由,也不想赘述,作为真的喜欢魔兽并为之付出的会长、团长应该都有自己的体会、心结、压力和无奈。而且这些并不是我在这里想表达的。我想说,在我做出决定停止公会活动后,我从一个自MC副本以来都有团队拥护并且取得了一定成就的团长指挥,到一名真正意义上的独狼玩家,内心的感受,对游戏的认知和体验差异是很明显的。有一些认识很多年的朋友,微信发了一大串话之后就再也没上过线了,另一些朋友在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新的团队,在公会中刷一些他们掉落的极品装备,少部分被迫转为独狼的团员,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开着玩笑。这两周以来,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三年的心血,就这样放弃了么?为什么?这两周以来,下班回到家打开电脑登录游戏,看着集结号满屏的组人信息,我也犹豫过要不要去随便打打。这两周以来,我居然破天荒的开始给每个小号做个奎岛日常,领10个牌子后下线。昨晚用小德号进了个星团长BT3+3,我听着喜马拉雅小说,一路加着血,把YY音量调整到最低,体验着不说一句话打通一个副本的感受。到了F4打开YY听指挥安排任务,接收到分配给我的任务后我没有打字,没有动作,导致被絮叨的指挥及若干同僚连带着公会侮辱一番“这个公会进度挺快的怎么都是这样的人”云云,本想开麦反驳的我,想想苦笑的摇头,默默的打字承认错误。原来提起魔兽,我主观的意识自然会跳转到这周的sw哪天打,那些关键人员来不了,如何调整时间,缺席的人要提前一天挂世界频道喊人,为了到每周四晚上7点半能够组满人顺利的把进度打完现在提起魔兽,我主观的意识是这周小号还有那几个没有混jjc便当,今天是周四可以挂一些宝石材料到拍卖行可以多卖几个金币。我知道,对于我这样的人,终究会有个转折点,将自己的人生转向正轨,或是像我这样无理由的离开,或是结婚生子,或是工作原因,或是其他什么。是时候摆脱束缚了…至我无悔的青春